日記 日記 /黃于玲 /日期: 2014/3/31

追遠


2014年3月31日星期一

上週回到社口老家,走在昔日熟悉的舊巷裡,記憶的潮流一湧而上 ,這才想起我是誰,從哪裡來?

原來外公家來自福建南靖,第十七代來台,我已經算是二十四代了。外曾祖父莊炳烈是漢醫,一星期兩次坐轎去草屯看病人,長得粗壯,需要三人抬轎。二舅說他會算命,算出兒子聰明愛玩,希望他長大後遵守規矩,故意取名“遵規”。外公後來去日本學醫,返鄉開業,不幸還是在賭桌上把草屯整排房產給輸光了。

老家三合院兩分地約六百坪,現在改建成一個幾十戶人家的社區。我在一排長得一個模樣的白色公寓建築中尋找門樓位置。那是老家的大門,記憶的入口,外祖父母在這媯盛B,外婆生一個兒子,她的丫鬟接著生三個卻跑了。門樓前的溪溝仔,已經變成柏油馬路,八七水災滾滾黃水,載著豬仔、桌椅從眼前沖走,整村的人都逃到我們院裡避難,幾天都睡在亭仔腳。

幾年前,二舅無意間知道在他心中糾結一輩子的大哥,曾在小時候救過他一命,從此前嫌盡釋。那天在舊巷和二舅告別時,禁不住和他相擁,他說,我才幾個月大就敢站在他高高舉起的手掌中,歡喜地笑著。四個舅舅直到我成年才知道他們的身世,卻沒減去親情的溫馨。

啊,生命的延續真是奇妙又美麗。我是誰,將往哪裡去?

--寫在清明前夕


台灣畫雜誌

回首頁
南畫廊
106 台北市敦化南路一段200號3樓。Tel.02-2751-1155. Fax.02-2773-3135.
copyright©2000, Nan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