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xHyperLink
   
 
天后宮 林惺嶽 城市 白鷺鷥 龜吼 7542 徐藍松 梨煙斗與紅柿 5769 雙魚
作品
台灣画 OnLine
展覽
台灣ArtPrice
會員服務
關於南畫廊
舊版網站
我要買賣畫,留言 會員登入
 
關於南
關於南
所有文章
新聞(1031)
南畫廊的故事(31)
日記(606)
剪報(182)
名人部落格(7)
藝術與投資
藝術與投資
藝評(145)
市場與行情(101)
台灣畫
台灣畫
歷史(149)
畫會(14)
e台灣畫(77)
個人美術館(5)
台灣畫100選(12)
for Kids(98)
美術導覽(127)
Group
Group
幸福的歌聲 -台灣膠彩畫第一人林之助
 來源 : 南畫廊新聞 NAN news
黃于玲

那個晚餐後的夏夜,林之助輕快的走過光亮的大理石地板,右手勾著西裝外套,瀟洒的讓它垂在背上。我尾隨在他高佻的身旁問:「還記得踢踏舞嗎?跳一段吧!」

沒想到他真的就地跳起來,輕盈的身影,有節奏的在他哼唱的歌聲中躍動著。1917年出生,已八十歲了,卻依然灑脫,像個戀愛中的男人。

台灣膠彩畫家林之助與人相處的每一分一秒,都是愉悅的。他高雅幽默的談吐,很自然帶著藝術家的芳香,生活裡,全然看不出苦難與憂患意識。林之助這個人,代表的是台灣前輩畫家的另類,風趣、樂觀又幸福。

台中縣大甲溪沿岸,曾經誕生許多知名的本土藝術家,如林之助,以及畫家廖繼春葉火城、廖德政、楊啟東呂璞石,音樂家呂泉生,文學家呂赫若等。溫馨和煦的土地和氣候,使他們的創作充滿優美的氣質。

那一頓可俯視整個台中市夜景的晚餐,是和雕塑家陳夏雨、畫家廖德政一起度過的,這三位台灣前輩畫家,同樣在日據時代留學日本,戰後在台灣展開漫長執著的創作之路。

餐中,衣著光鮮的林之助,取笑性格的陳夏雨:「為啥米放著鬍鬚在臉上酸藤?」兩人生活細節的尺度不同,創作時的毛病卻不相上下,每一件作品都是千呼萬喚始出來。

台灣早年仕紳優雅的生活氣氛,在時代交替的洪流中,被捲入混亂,失去秩序與形跡。台中大雅鄉上楓村林家的少爺林之助,卻一直散發著那些失落的風流。他小學五年級就去日本讀書,直到1939年日本帝國美術學校東洋畫科畢業,才背著簡單的行囊回家鄉,心想著很快要再到日本去當畫家,不料發生戰爭,他就在故鄉台灣留了下來,四○年代開始,專注於膠彩畫創作。

1945年林之助搬到台中市居住,次年任職台中師範學校,並受聘為省展評審委員達三十六年之久。1982年林之助正式將日據時代習稱的「東洋畫」改名為「膠彩畫」,並組織台灣膠彩畫協會,擔任理事長。1985年進而在東海大學開課,將膠彩畫特別的創作方式,傳授給新一代的台灣人。

台灣膠彩畫創作的形成與流行,在本土美術發展中是不可忽視的;經由林之助作品,進入台灣膠彩畫世界,不斷有驚豔的發現。

林之助在學中師承奧村土牛、山口蓬春、川崎小虎、小林巢居等人,畢業後又跟隨兒玉希望研習。他的膠彩畫常表現安靜中的溫馨氣氛,台灣農村與農村生活中的情景,都是他畫中的主題,不過花與鳥,更是他藉以陳述幸福的對象,因為畫了許多花鳥,有人稱他為「花鳥畫家」。林之助說,鳥盡情歌唱、花盡力開放,這樣的真情,就是藝術家創作的態度。

為捕捉鳥的神韻又不驚嚇到牠,畫家往往拿一張報紙,中間挖一個洞,將自己隱藏在報紙背後,穿過小洞進入小鳥的世界,與牠們共度無數個歌唱的下午。

創造來自了解與愛情,當林之助要表現花的芳香與鳥的幸福時,並不完全忠於眼睛來寫生,在他主觀再造的畫面裡,終究是只見色彩、空間的協調,只見世間最生動的情境。

林之助的作品在靜謐中洋溢著詩的華美,各年代的作品,也反映著生活中優雅的一面。他有許多幅畫是在歌頌暮色與清晨、大自然中的動物與四季,在他筆下,我們不斷體驗著幸福與祥和。

林之助二十四歲就入選帝展,他的創作,一開始就在描寫生活中的感動。1939年《米屋》畫出開米店那位房東的小孩,他們低頭,專心的撿拾米粒中的小蟲和細石。第二年又以新婚妻子為對象,畫出晨霧中的朦朧美,薄薄的粉紅散落在每一株花上,是一種幸福的期待;這幅名為《朝涼》的膠彩畫入選1940年帝展。

1943年林之助又以《好日》獲台灣總督府美展特選總督獎,畫中描寫一名台灣中產階級婦女正牽著小孩去買菜,衣服上細緻的花紋與掉落地面的扶桑花,都是早年生活中美好的視覺經驗。

晚餐前,我先去柳川街接林之助,他已在這裡住了半世紀。

這棟日式平房的中師宿舍,有一處充滿花香鳥聲的花園,是林之助聞名的花鳥畫的「原產地」;門前,柳川河畔兩旁的木屋,也常成為他風景畫中的主題,如《柳川陋屋》。

一樣以台灣早年的生活情景為主題,在林之助畫中,即使是陋屋,也因它的天真、知足,而呈現著特殊的溫馨氣氛;它沒有苦澀或悲涼的成份。一個對生命的陰暗面免疫的人,是多麼幸福,這種福氣是努力來的,還是天生?

林之助的父親是一名地主,在一片偌大的荔枝園裡曾經養著一群蜜蜂,林之助被蜜蜂群集飛翔的韻律感所感動,於五○年代畫出構圖現代感十足的《蜜蜂》。

並不是每一位少爺都有心去觀察蜜蜂的飛行;也不是每個人的清晨,都能在花鳥圍繞下醒來。林之助說,他每早起床就可以感覺到花開了、鳥在唱歌,那麼樣快樂的生活,他不能輸給它們。

年輕時的林之助覺得他身上最美的地方,是頭髮。他常常多花一些錢,請師傅將頭髮吹蓬一點。有一天,一位女孩子不停的看著他,然後說,你的頭髮好美。其實,任何人在成為藝術家時,所過的日子都是不相上下的;讓林之助二十四歲就入選帝展的《朝涼》畫了一個月,三餐都是吃味噌湯泡飯。

近年來,畫家與妻子大都住在美國,閒暇時約三兩好友打高爾夫球。比賽高爾夫時,只要贏得新台幣兩百元,就大大的高興一整天。

餐後,我們點一杯咖啡。

林之助愛喝咖啡,不愛茶,只要聞到咖啡香味,精神就來。他加奶精時,並不用舌頭嘗;他說放得夠不夠,看「色彩」就知道了。也許是咖啡很香醇,才使林之助的踢踏舞跳得那麼有勁,還說很簡單,要我當場學著他跳。 告辭時,林之助隨手送我幾張花鳥畫的六色印海報。花瓣上的鳥隻,不是在哮叫著,而是在歌唱;這時刻,我可以充分體會那歌聲中的幸福。

後記︰本文為林之助的故事精華篇,作者完成台灣畫第11輯林之助的故事後,應中央日報副刊邀請另寫本篇;本文同時收錄于南畫廊出版的《真實一生/台灣前輩畫家的故事》。

摘自︰中央日報1997.03.28,真實一生/台灣前輩畫家的故事

黃于玲     發佈   
 那買畫的風範-收藏20世紀序文(2001年3月1日)
 《小小名畫鑑賞》-有香蕉樹的院子(2001年3月1日)
 美術童年深度對談(2001年2月28日)
 告別農村/台灣中堅畫家的故事(2001年2月24日)
 劉得浪與台灣大山(2001年2月24日)
 幸福的歌聲 -台灣膠彩畫第一人林之助(2001年2月24日)
 一幅畫的故事 暗日(2001年2月23日)
 台灣畫蒐藏家系列-3 徐正毅 (2001年2月23日)
 兒童美術童話國(2001年2月23日)
 等日頭 228畫裡的故事值得一讀(2001年2月23日)
 線上看遍228的書與畫(2001年2月23日)
青蛙
青蛙
林之助
1334 非賣品
 
 
 
 
  
活水
噴泉
下午茶
東港
雛
小白花
一飛沖天
Good Meeting
九份望海
New Born
Taiwan, Taiwan
波光-6
洃雨
無聲之七
2020年冬天
古典敘事 十三 Classical Tale no.13
2009年夏天的紐約
新豐寫生-2
原生林保護區寫生-2
mTypewriter

南畫廊 copyright©2008, Nan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