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xHyperLink
   
 
木下靜涯 藍色 陳志偉 葉火城 江寶珠 姚慶章 3168 歐陽文 100013 水蓮花池
作品
台灣画 OnLine
展覽
台灣ArtPrice
會員服務
關於南畫廊
舊版網站
我要買賣畫,留言 會員登入
 
關於南
關於南
所有文章
新聞(1023)
南畫廊的故事(31)
日記(599)
剪報(182)
名人部落格(7)
藝術與投資
藝術與投資
藝評(141)
市場與行情(101)
台灣畫
台灣畫
歷史(149)
畫會(13)
e台灣畫(77)
個人美術館(5)
台灣畫100選(12)
for Kids(98)
美術導覽(125)
Group
Group
拍賣的假象與作品的真相──從呂璞石和金潤作碰壁看台灣藝術市場的現象
 來源 : 南畫廊新聞 NAN news

台灣藝術市場,在政府鼓吹文化創意產業之後,逆向發展,反而繼續往下探底。連呂璞石金潤作罕見的佳作在2004年拍賣會,都難以扭轉乾坤。

不利市場發展的謠言四起,套句政治術語,就是唱衰台灣美術。政府的文化政策,和台灣藝術市場的發展,是兩條平行線,永遠沒有交集。當市場發展遇到瓶頸或根本就是生病了,也只有草藥可以敷。

業界沒有人寄望由政府那一邊取得生存的希望,別說文化產業政策的擬定,連一個像樣的交易環境、健全的配套措施都沒有,處在亂世,妖孽四起。

前幾天,一個精明的投資者問我:「真奇怪,?什麼像呂璞石金潤作這麼優秀的藝術家作品都拍不好?!」他又問:「社會對他們公平嗎?」

啊,有沒有聽錯,金錢遊戲的字典裡只有豪取、沒有公平,別說台灣,哪裡的拍賣市場與社會的普世價值有過換算公式?如果努力加上天才等於在世出名,就不會有梵谷。廖繼春生前也沒賣過幾張畫,1972年去世前賣了一批畫給蔡辰男,也就是被印成厚厚一大本畫冊的那一批──現今在拍賣場上斷斷續續出現驚鴻一瞥的曠世鉅作,當時也只不過是讓畫家「剛剛好用來還房貸」而已,賺錢的都是收藏家;社會對廖繼春公平嗎?

台灣畫在大陸畫(中國畫)進來以後,面臨考驗,收藏家看大陸畫,從鄙夷到陷入溫柔鄉,只有短短十年。大陸畫經營者以強勁的行銷力,先在式微的畫廊博覽會上取代本土畫空間、再鑽入畫廊協會成為會員的主流,在政府只顧團體不顧個體的情況下,這樣的協會,在政府體系中仍是代表本土藝術產業的唯一窗口。台灣畫壇迅速成為大陸畫的主要集散地,原因當然是毛利比較大。

90年代初期的畫壇盛況,養大台灣畫家的胃口,使畫廊在後續的經營上,必須看著畫家的臉色。當時,大陸畫就像大陸妹似的,四肢健全,任你挑,簽不到台灣畫家的、做海報的、後來新加入的畫廊,自然就開始經營大陸畫。

單純的市場開始複雜化,收藏家還來不及學會怎樣欣賞藝術作品,就已經被迷得團團轉。買畫的人,大都是要便宜的而不是好的,沒有多少人要選擇、或能選擇一件傳世佳作以取代一脫拉庫的有色畫布。一位畫家說過,如果是一堆空白畫布還賣得到錢,一旦畫了畫,可能一毛錢都不值。

呂璞石金潤作這種冷門的畫家,作品在這個時刻上了拍賣場,不就是叫烏龜吃大麥?呂金兩人講求作品的本質與內涵,一幅畫可以畫個幾十年,還在討論個沒完沒了。他們用「研究」的心態,突破第一代前輩畫家的風格,產生浪漫的、抒情的、或理性優美的繪畫形式時,台灣畫壇還沒有天亮。

拍賣市場是在畫廊的第一手市場交易形式趨向穩固時,才有運作的空間──開發第二市場的生機、服務轉手的名家作品、尋找未出土的本土名畫。可是,當第一市場尚未建立客觀名牌時,人為的操作已經氾濫,贏了假象,實際輸了藝術市場向上提升的機會。

對一位偉大的畫家公平,應該是政府教育社會對藝術的認知、讓人民有能力辨識藝術品的價值,人民對藝術的傳頌,使它成為在地文化的底層。拍賣會並不是衡量藝術價值的唯一場地,它只是一場金錢遊戲。

1993年「台灣畫」第四輯首度專題報導呂璞石,這位處女畫家在離世以後才進入繪畫市場。他是來自豐原的書香世家,也是研究熱處理的博士,生前任教於台大,繪畫的研究則是他以科學家的精神在藝術上所做最大的嘗試與貢獻。我認為,他在台灣美術史上應該被書寫的是:「以理性的思考開闢了極簡的繪畫之美。」

當前輩畫家以抒情寫實、或是激情的宣洩作為主要的繪畫風格時,呂璞石理性又優美的畫風,將台灣地理上的濕熱場域做了準確的描繪與告示。人們從未這麼真實的體驗著台灣,彷彿可以在畫布上嗅出空氣的味道。

是的,當人們都在算計著經濟的成長、生活物質的豐盛時,沒有多少人可以進入那個純粹的藝術世界。第一個收藏呂璞石作品的呂雲麟形容:「他的畫,是一個無欲無貪的世界。」他從具象看入心象,一手掌握有限畫布中的無限世界,他一步也沒踏入拍賣場。

看過原作的人都知道,從畫的側面看,呂璞石的畫布就像是一件浮雕似的凸起來。但是,正面望去的整體,色彩之優美、純淨,宛如高山上的天池。畫布後面,畫家密密麻麻寫著創作日期,幾十年光陰,在指間流逝。呂璞石曾問呂雲麟擅於烹飪的夫人說:「妳在畫裡面看到什麼?」又問:「我畫它,就像你煮菜,這個加一些、那個加一些,嚐一嚐味道,有什麼還不夠?」他對婦人談作品,以她最熟悉的方式,似乎藝術一定要在生活圈子裡才找到呼吸的空間。後來呂璞石在舉行生平第一次畫展之後不久,因為癌症去世,臨終前他說:「這些畫都是國家的。」他的畫友竟然以為他發瘋了。他生前一幅畫也沒賣出去。

金潤作呂璞石浪漫,他不是科學家,卻和陳德旺一樣沉迷於色彩的研究。直到他的晚年,簡單穿著拖鞋來去,外在的形體之美被內在不斷躍升的創作情愫取代,一如洪瑞麟所說:「苦鬥使我的英俊變醜形」。在純粹的創作天地裡,凡事皆可拋,高大英俊的金潤作,在六十歲出頭時突然腦溢血去世,在他畫室的畫架前面倒下來,來不及主持他準備中的畫展。

這不只是一個悲壯的故事,當畫家以出乎想像的潛力完成他的藝術形式時,他本身已經為自己的價值寫下歷史的紀錄,那些美好的形式將來是否轉化為一個國家的文化資產,是否帶領人心往美好的境界出發,才是藝術被考驗的地方。

最近興起的收藏新世代中,不少人是理性的以投資為前提,比起「前一代」藏家,已經很清楚知道:這幅畫少說也要放個十年才能去談增值問題。所以他要先試著「喜歡她」。

由這個現象回去解讀台灣近幾年來不理性的拍賣市場,從自我膨脹到反常的退縮,都不超過十年。應驗了急起急落的宿命論。

為什麼人為的炒作,可以讓一群人忙得團團轉,樂得「像真的似的」;然後很快的又以一種杯弓蛇影的心態快速縮回去,彷彿患了憂鬱症。這就是所謂的反作用力嗎?藝術品收藏這樣淪為股票似的一下被抱又被拋,當初何必美其名叫「藝術投資」,把藝術兩個字拿掉才對。

台灣藝術市場的現象,是亂象,其中充斥拍賣的人為炒作、稅法缺失、假畫疑雲、大陸畫氾濫、畫家好像交際花。尤其這幾年來,畫家不畫家、畫廊不畫廊、拍賣不拍賣的,畫家、畫廊忘記自己的定位原是不同於拍賣公司,一個是需要以人文素養長期經營的製造者與銷售者,一個是炒短線只看數字的仲介。但是人人沉不住氣,一旦生命鏈弄亂了,就沒好下場。

台灣畫派新聞稿

和平鴿     發佈   
 台師大校長黃光彩想把南海學園變成「創意園區」(2005年4月8日)
 詹浮雲 大船入港〈ㄚ不急逛畫廊〉(2005年3月27日)
 最熱門畫家名單出爐 倪蔣懷榜首(2005年3月14日)
 吳炫三的蘭嶼印象〈ㄚ不急逛畫廊〉(2005年3月10日)
 進入南海學園(2005年3月6日)
 拍賣的假象與作品的真相──從呂璞石和金潤作碰壁看台灣藝術市場的現象(2005年3月3日)
 千年魚:在時間之河裡(2005年3月1日)
 黑眼豆豆(2005年2月20日)
 木下靜涯 淡水雨景 〈ㄚ不急逛畫廊〉電子報第三十集(2005年2月18日)
 呂璞石 飄起的黃泡泡〈ㄚ不急逛畫廊〉電子報第二十九集(2005年2月16日)
 從這本書到那本書 網路小說 (21)(2005年2月6日)
海景
海景
呂璞石
1759 賣出
靜物-9
靜物-9
呂璞石
1798 非賣品
 
 
 
  
空虛少女2
九份遠眺
無閒的海邊
溪谷
無心最妙
慈航法師遺訓
農趣
河邊風景
櫻紅玫瑰
庭園B
無題
元日
海灣
龍眼樹下的土雞
岸02
雨聲
燒牧草的人
有海的公路2
四維時間- 利嘉路口
當風將時間帶走

南畫廊 copyright©2008, Nan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