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xHyperLink
   
 
6250 桃子 空山 7555 農村 富里 7577 Memory 7539 小販
作品
台灣画 OnLine
展覽
台灣ArtPrice
會員服務
關於南畫廊
舊版網站
我要買賣畫,留言 會員登入
 
關於南
關於南
所有文章
新聞(1025)
南畫廊的故事(31)
日記(604)
剪報(182)
名人部落格(7)
藝術與投資
藝術與投資
藝評(143)
市場與行情(101)
台灣畫
台灣畫
歷史(149)
畫會(13)
e台灣畫(77)
個人美術館(5)
台灣畫100選(12)
for Kids(98)
美術導覽(125)
Group
Group
孤獨的彩虹─金潤作
 來源 : 南畫廊新聞 NAN news

黃于玲

前衛的腳步已經遠去,封閉的純情世界已然打開……。 這一天,淡水河的黃昏沒有雨,沒有彩虹,沿著河邊堤岸,也 不見飛鳥。

靠河堤停好車,走向金潤作位於倫等街生前的家,他的畫與人, 在夏天安靜的巷子裡,忽明忽暗,總希望,在進入他生活數十年的屋 簷底下,能夠發現與體驗這位遠去了的省展天才畫家的生活與思想。

  十一年前,當金潤作,準備著生平第一次個展的時候,竟意外的在 畫布前去世;四年後的1987年,期待中的首次個展成了「遺作展 」,悲悽的在國立歷史博物館舉行。

  包括紀元畫會好友在內,在那一次展覽會中,才終於完整看見了 始終神秘的金潤作作品。紀元老友張義雄說:「對金仔,我唯一的不 滿是畫什麼都不讓人看,我畫的每一幅畫從未對他隱瞞!」

  更別說一般人了。除了作品以外,金潤作的性格、思想、畫歷, 以及在畫壇上性格演出背後的內心世界,以他這樣一位非功利主義畫 家的作風,幾乎無人能一窺究竟。

  從金潤作的畫友、家人、學生、研究文章中,我慢慢描繪他的輪 廓,再逐漸進入他的思想領域。二○年代出生的畫家群中,金潤 作的天才、前衛、抒情,以及決然放棄省展評審委員頭銜這塊發亮金 牌的態度,不斷令人感到強烈的好奇,與深深的嘆息。

  我上了三樓,金潤作生前住家的客_廳掛滿了他的作品,若不是 許多傢俱與手工藝品充塞其間,眼前所見,倒像是一個中型畫廊。

  從未在畫廊一次看見這麼多作品,畫家的妻子在丈夫突然去世之 後,失去依靠,只有全力擁抱這批作品,將它們當作是丈夫的另一部 分,是生命中不能再失去的寶貝。所以,任何人都沒有從她手中分去 一些愛情,至使金潤作及其作品在他生前、死後,竟未在台灣畫壇激 起什麼浪花漣漪。

它們將永遠沈寂嗎?
  彩虹總在雨季後出現,眼前所見金潤作的靜物作品一幅幅,在無 數流覽過的其他畫家作品中,是那麼真實、完好,比想像中更為動人 ,它應該繼續孤獨嗎?它們何時能在台灣人心中畫出另一片天空?

  眼前這些作品是北美館展出的另外一批,因為展覽空間不夠大,它們 仍舊安靜的留在家裡;比起展出會場的作品,大部分都毫不遜色。

  我在一張長方桌前坐下以便工作,桌旁的櫃子裡整齊放置著一排 排日本推理小說,畫家的妻子說是丈夫生前所愛,所以就保存在原處 ;書的旁邊,還掛著一幅畫作,好像過一會兒畫家會到櫃子前方來彎 腰取物。

  金心苑在他母親身旁坐下,畫家這位長子雙眼閃動著光輝訴說父親種 種,談到作畫經過,我彷彿看見年輕的金潤作終於開口說起我們所不 曾知曉的內心往事,他所想、他所作、他所留下的創作世界,真是豐 盛美麗……。

生活中浪漫的一面始自童年生活…
  金潤作的祖父金子拔娶了七個太太。這位被貶到台灣的清朝官爺 ,愛看京戲,戲子演戲完畢,家也不回,總是順勢住在金府不算大的 宅院裡;隨便三、四十人在家裡穿梭來去,在金潤作的童年裡是再自 然不過的事了。

  原名金丙丁的男孩其實是次子,長子三歲夭折後成了金德欽的獨 子,後來自己改名為「金潤作」,取這個名字,也許是因為心裡已形 成將來從事創作的夢想。冥冥中,姑姑金烝治嫁給前輩畫家顏水龍,在往 後繪畫路途與手工藝發展上,姑丈顏水龍金潤作不少助力。

  詩人外公喜歡吟詩作詞,金潤作從小聽在耳裡、看在眼裡,養成 他傾向文藝的書卷氣息。母親金孫養治擅長料理家事與繡花手藝,可 惜五十一歲就死於腦溢血──幾十年後,金潤作不幸也同樣步上母親 的後塵。

  一口大阪腔日語,是金潤作的第二語言,他十三歲在叔叔金麗水 帶領下,前往日本大阪府立工藝職業學校就讀,畢業後又進入大阪美 術專科學院圖案設計科,其間曾受教於二科會畫家小磯良平,他是顏 水龍在「東美」的同期同學,對金潤作十分照顧,也深深影響他早期較寫 實的創作風格。

  青春浪漫的腳步,由台南到日本大阪,又回到故鄉台南,金潤作 已由十多歲少年成為二十二歲的青年,他在繪畫上摸索前進的足跡, 可由一幅「路傍」的作品上看出來。

青雲、紀元創始會員
  1946年第一屆省展特選作品「路傍」完成時,金潤作才二十 四歲,他用什麼心情體會畫中賣香煙少年的無助與茫然?四、五○年 代台灣社會悲苦的黑暗面,在眾多畫家的作品中,何獨只在金潤作的作品裡出 現?

  是前衛的思想、良知的發現,抑或是對社會上某些不合理提出批判 ?身為一位畫圖家應有一流腦筋關懷社會的觀念,在一連獲一、二、 三屆省展特選的明星畫家金潤作心中,早在二十多歲就已經存在。

  集聰明、敏銳、現代感於一身的金潤作,其實是一位開朗樂觀的 青年,他的血液裡沒有悲愴的成分,但是在他生存的年代,並未有多 少讓他實現理想的空間,也就是說,現實社會即有的官場模式,非他本性所能適應,反而為他帶來無法逃避的苦惱,終至走上背離省展之路途。

  金潤作在省展的戰蹟是這樣的:第一屆獲特選、第二屆獲特選、 第三屆獲特選第一名主席獎、第四屆起以無審查資格參展,第十一屆 受聘為評審委員,也就是在三十四歲那一年取得當時台灣美術家一生 追求的最高榮譽。但是他郤於第二十二屆辭去省展評審委員的頭銜。 這在平常畫家心中,是一件瘋狂的行為。

  幾位有個性不甘隨波逐流的畫家全聚在一起了,陳德旺洪瑞麟張萬傳張義雄、廖德政、金潤作一共六人在1954年組成「紀 元美術會」;先前1949年,金潤作也參加第一屆「青雲美展」。 紀元與青雲這兩個退出省展之前就已經加入的美術會,成了金潤作一 生中,主要得以發表自己作品的園地,美術會吵吵合合的成員如陳德 旺、張義雄、廖德政;以及畫會以外黃混生鄭世璠賴傳鑑……則 是他畢生交往的少數畫家。

色彩的迷戀與體驗
  金潤作的畫,帶給人色彩的享受與滿足,在同 時期畫家中最是吸引人。

他用許多愉快浪漫的顏色,游走於風花雪月的邊緣,如日、如月、 如花或其他風景靜物。然而他在創作上所追求的,並不是氾濫的甜美 或笨拙的苦澀,而是內心和諧之美的重現。他不主張為每一幅作品定下題 目,原因是唯恐自己客觀態度下的創作,無法被第三者以主觀的情感詮釋, 後來,他用編號代替題目。

  在住家頂樓,金潤作種植許多扶桑花、百合花以及玫瑰,並且每 天負責澆水修剪的工作。每一朵花在短暫相處的片刻裡,帶給金潤作 一份美麗真實生命的感動。但是他並不對花寫生,創作是他純理性思 考後的結果,枝葉及其輪廓的色彩演變,以及背景色面的處理,是金 潤作一場心思之旅,這趟藉花或風景表現的心思之旅,可能持續好幾 年。長子心苑說:「我小時候看父親畫的,長大後他還是在畫同一張 。」

  商業設計的訓練,與對西方畫家可利、勃拉克的景仰,使金潤作 在造形上特別具有現代感。他在畫面上極力追求單純,以有別於早期 畫家繁複的創作原則。

像詩的風格
  1994年五月下旬,在台北市立美術館同時有四個展覽,它們 分別是夏陽1954-94作品展,韓湘寧1961-93回顧展,張義雄回顧展,以及金潤作回顧展。

  每位畫家都親自參加自己畫展的開幕儀式,即使是八十一歲張義 雄短小的身影,都輕快的在會場上到處飛揚;只有1983年去世的金潤作當天缺席。金潤作畫作數量稀少,所以獨立在二樓206室有玻璃櫃的展覽室中展出,與生前好友張義雄為鄰。

  在張義雄大量作品包圍下,金潤作原就理性平穩的作品顯得更加 沈靜;來館參觀的人群,不多加留意,很容易在門口閃過,金潤作一 生迷人的風華,也就擦身消逝,彷彿他不曾存在一般。

  專程去看金潤作回顧展那天下午,我一路快走到206室內裡才 停下來,激烈的張義雄畫作如果是一粒辣椒,金潤作就是一陣清風來 了才有香味的花朵。我特別留連在他的靜物作品之前。幾次走出門的腳步又回到玻璃窗前,那幾幅七○到八○年代完成,以花為主題的作品,使人想起繪畫以外的情感世界。身上的白襯衫與深藍色迷你裙映在玻璃窗上,與一幅藍色背景的扶桑花重疊在一起,我退後幾步,換新角度,好讓自己與作品分離。眼前的花,與記憶中故鄉的花園、母親窗口盆花的形影,重疊在一起,令人分不清楚是現實還是夢幻。

  當許多人研究著金潤作傾向KLEE或BRAQUE的繪畫風格 時,也都知道他受西方這二位大師許多影響,然而,在金潤作主觀意 識,以及他台南人特有的書香氣質下,我特別領會了其中令人駐足不 去的真正因素──像詩的風格。

「昨日的扶桑花又開了,愛人已經離去不回……」

繪畫的理論變成模糊不清,眼前鮮活的色彩,以及簡單不羈的形 體,有一股力量牽引人進入一個詩的夢想世界。
 
「寂靜的亭仔腳,母親的腳步聲像百合花那麼清純……」

沒有一位畫家的作品會引人產生那麼多幻想與回憶,其中交雜著 歡樂、悲傷與繽紛的遐思。有些人可以由每一幅畫造一首詩,說 一個故事,或吐露一段真情,它與許多人的心情是那樣的接近,簡直 是抽象情緒的一種具體反射。

「藍色夜空下,我聽到了花開的聲音…」

  金潤作以客觀思考性完成之作品,帶給人主觀的情感奔騰,這或許是他這樣一位 藝術家創作的最終目的。

  同一時候在北美館看夏陽的作品:八分之一秒相機下閃動的人影,令人想起時間流 逝的速度。看韓湘寧的作品:噴槍下巨大的高架橋,彷彿可以聽到時 代巨輪前進的聲音。看張義雄的作品:海岸惜別,忍不住要問,分離 的苦楚終究是人生最後的結局嗎?
 
  看金潤作的作品:日、月、雨、花,在現實社會逐漸走向冷酷寡情的 時空下,它彷彿是一條孤獨的彩虹,不斷在寂寞中追尋美夢。

封閉的純情世界
  有一天,在一個畫展會場,金潤作遇見曾在中興大學指導過的學 生曾俊雄,十分欣喜邀他到家裡。家裡像一個工廠,堆著許多外銷畫 與手工藝品,他笑說:「這些我都做不來。」他只設計一些手工藝品 給工人去做,為了生活,他說:「我已經快十年沒動筆了。」

  金潤作的一百多件作品在甘州街畫室被水淹沒,再加上兼顧生活 、作畫速度慢,使他一生留世作品之數量與紀元畫友廖德政一樣寥寥無幾。

  晚年,金潤作十分喜愛愛因斯坦,他已由一位翩翩美少年,變成 一位穿鞋不穿襪,凡事不修邊幅的性格之仕,他終於找到了自我個性 之完全掌握與發揮。1982年以「月」、「白玫瑰」參加文建會的 「年代美展」,是他在世的最後一次作品公開展出,終究他掌握了畫 筆、卻掌握不了自己壯年離世的命運。

  自從1967年放棄省展審查委員資格至1983年去世的十六年間 ,金潤作將自我圈入封閉的純情世界裡,一邊為生活奮鬥,一邊也使 自己的創作空間遠遠的隔離於廝殺纏鬥的畫壇之外,每一幅畫都是純 粹自我與主題間的對話,他發揮情感與理想的繪畫之美,不再受外界雜 音的干擾;他不為在省展上出頭而畫,也不為達官貴人的奉承而畫, 他以畢生之才華,在畫面上完成一個純情的世界。

睹畫思人--永別天才

金周春美
  先夫潤作離開人間,已有十一年的光陰了。雖有人說:「時間可 以沖淡悲痛。」但,這句話對我來說卻不十分貼切。每當我的眼睛、 與掛在神龕傍的先夫之相片相遇時,我似乎聽見潤作在我身邊輕輕的 鼓勵:「春,振作起來,不要氣餒。好好帶著孩子們,快快樂樂的活 下去!」

  回想那共處的三十三年曾經拮据、艱辛的歲月,有時不禁自 憐自己竟是憑藉何等毅力,才能走完這段人生旅途?原來,這一切都 是來自於潤作愛的支撐,及我對潤作藝術才華的肯定與不渝的信念。 此外我倆共同擁有的對藝術的狂熱與執著,及視為至寶的孩子們,都 是支持我勇敢面對人生的力量。

  先夫生前,以二十四歲的年紀,在台灣省美術展覽會第一屆至第 三屆,連續榮獲特選與主席獎。當時在報端曾被稱為「天才」、「鬼 才」。

  先夫一直步著純藝術的途徑。雖秉賦著敏銳的感性、與非凡的才 能,卻不矜不驕,百年如一日,堅持他的藝術之道。他抱著:「畫是 以心靈來畫!不要做古人之奴!要創造自己的畫。」的信念,直 到走完人生旅途的最後一剎那為止,他都不曾放棄過對藝術真摯的能 度,埋頭於創作。

  他的作品在凜然的風格中,充滿高雅的氣質。每當我與孩子們, 面對著這些遺作,我們欣賞,懷念,總有說不完的話。當我們對話酣 暢的時候,使我覺得:似乎如往昔一般,面帶微笑的他,會悄悄地 回來與我們相聚……。

  先夫平時作畫態度,嚴謹有致,有時對一張作品,畫好了又毀、 毀了又畫,如此不計其數地斟酌著,有時甚至在一幅作品中,竟包含 著十數張畫作的內容。不幸的是在二十多年前的颱風夜,泡毀了他二 十歲至三十多歲的諸多作品。這使原來就不甚多的作品,又減少 了大半,這些因素也許使他與日後熱絡的畫壇漸漸疏遠。

  「可憐的父親!」我們不禁由衷喊出。為了不使潤作的藝術才華 長期被隱沒,使我們毅然決心,將先夫之遺作,再一次展現在大家面 前,與大家共賞。這些作品,若能獲得各位女士、先生的共鳴與賞識 ,先夫將含笑九泉。這個心意,也是我們家人,對潤作的遺愛所能做 的追思與報答,以慰先夫在天之靈。

黃于玲     發佈   
 名畫故事-窗邊(2000年11月2日)
 名畫故事-張義雄談第九水門(2000年11月2日)
 名畫故事-第九水門(六館仔)(2000年11月2日)
 金潤作年表(2000年11月2日)
 金潤作的生平,作品,及藝術理念求學經過(2000年11月2日)
 孤獨的彩虹─金潤作(2000年11月2日)
 早期的前衛者-金潤作(2000年11月2日)
 花布上的春天—這本書裡的台灣畫家們(2001年3月4日)
 台灣畫主題書(2000年11月2日)
 台灣畫的要素是什麼?(2000年11月2日)
 台灣畫的名稱是怎麼來的?(2000年11月2日)
 
  
活水
空虛少女2
童玩系列
童玩系列
童玩系列
無閒的海邊
橘園
絲瓜花開的季節
冬芒
河邊風景
夏日午後
威尼斯風光
紗帽山夜景
Confectionery No.2
Triangles No.4
微光
古典敘事 八
故事的更好版本
野餐少女
新竹海邊寫生-2

南畫廊 copyright©2008, Nan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