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xHyperLink
   
 
4006 張泉豐 攝影 5284 無聲喧囂 母與子 高爾夫 春耕 王攀元 小水仙
作品
台灣画 OnLine
展覽
台灣ArtPrice
會員服務
關於南畫廊
舊版網站
我要買賣畫,留言 會員登入
 
關於南
關於南
所有文章
新聞(1025)
南畫廊的故事(31)
日記(604)
剪報(182)
名人部落格(7)
藝術與投資
藝術與投資
藝評(141)
市場與行情(101)
台灣畫
台灣畫
歷史(149)
畫會(13)
e台灣畫(77)
個人美術館(5)
台灣畫100選(12)
for Kids(98)
美術導覽(125)
Group
Group
許武勇談SARS和迪化街
 來源 : 南畫廊新聞 NAN news

2003.5.25日記

許武勇下午來看畫展,臉上戴著口罩,進門時脫下,一幅幅仔細看著畫,包括他自己的作品〈迪化街回想〉。

北美館一位研究員覺得許武勇這幅迪化街和郭雪湖的〈迪化街城隍廟口〉很像,他一來,我直接問畫家的看法。

許武勇說,他自年輕時候就很喜歡迪化街,喜歡他的台灣味道,尤其喜歡日據時代後期的景象,穿著旗袍的台灣人在街上閒逛,很時髦;賣蕃產的店舖招牌、綠色瓶狀的欄杆…令他印象深刻,他指著自己的畫說:「看到著個招牌就知道是迪化街啦。」他說,這裡的店家都是台灣人開的,日本人喜歡來買蕃產。右邊的城隍廟夾在洋樓裡,顯得很特別。他說,洋樓上寫著:智康、和裕、雋誠的字樣,是他孫子的名字;騎樓上的平安燈,是農曆七月半掛著求平安的。

那麼,和郭雪湖畫的有什麼不同?我繼續問。

他說,同樣是日據時期,郭雪湖畫的是初期日本來台時的情景,台灣人還穿著清朝的衣服,熱鬧的景象並不是他印象中的迪化街。他畫的迪化街是四○年代,國民政府就要來了的時期。

許武勇可以分辨他年輕時以及更早以前的台北第一街的景象,一如我們可以分辨現在以及五十年前的;但卻無法分辨五十年前與八十年前的差異在哪裡。我仔細看郭雪湖許武勇迪化街畫中的景色,才知道,我們的過去,由許多個過去組合起來,他們之間是不相同的。

啊,一幅畫帶給我更多的沉思,對於我們的過去,那挖掘不盡的寶藏,怎能輕易放過?

許武勇看到張炳堂的〈日照觀音山〉特別問起張炳堂的近況,「他的畫怎麼寄來的?他身體不太好啊,」他說張炳堂很乾脆,一聽醫生說心臟有問題,既然通不了,馬上就作了心臟手術,他的腿腫、行動不變,和心臟不好有關係。

我想起來他們都是南美會會員,彼此情感深厚卻不習慣掛在嘴上說,只有在看到畫的時候,想起畫的那個人,平凡的問候,顯出令人感動的真情,這就是台灣畫家的情誼。

許武勇要離開畫廊時又戴起口罩,他吩咐我們要注意SARS,這種病沒有特效藥,只能靠隔離治療;他可是一位醫生啊。他特地教我用消毒水洗水果、洗手,調為約0.1%的濃度,消毒水洗過手再用肥皂洗一次,口罩用電鍋消毒重複使用。果真他的口罩看起來舊舊的,像是用了很久。我問他藥用酒精可以代替消毒水嗎?他說,濃度96%反而無效,要用蒸餾水調為80%左右再用。他勸我們:平日要保持洗手、運動的習慣。

許武勇每天早晚2次去大安公園或敦化南路運動,「一天走動4-5公里就夠了。」 他兒子的醫院鐵門放下,先問患著有無發燒咳嗽才開門,他已經不要他的孫子當醫生。我告訴他蘇益仁曾想和他聊天、談藝術,他說,他現在忙SARS,不會有時間的。說完,瀟灑的離開畫廊。

黃于玲     發佈   
 台灣美術的書:南畫廊出版新聞(2003年5月31日)
 孤獨,是一種力量(2003年5月30日)
 收藏家眼中的淡水(2003年5月29日)
 咖啡換一個杯子裝(2002年8月10日)
 有思想的人才頭痛(2003年5月28日)
 許武勇談SARS和迪化街(2003年5月28日)
 什麼都包起來(2003年5月18日)
 這個夏天過後…(2003年5月17日)
 南畫廊在影片中談收藏家(2003年5月17日)
 昨夜所見的楓樹(2003年5月15日)
 火燒島印章帶著歷史的嘆息(2003年5月14日)
迪化街回想
迪化街回想
許武勇
3038 2100000 面議
 
 
 
 
  
活水
春眠不覺曉
忙碌的漁港
山中古橋
繡球花園 二
暗香
台南武廟
九份望海
九份夕照
砂卡礑溪
泰安虎山
都會沒有鐵路-3
Memory No.76
漫遊者空間
波光-6
雲底之城 The city under the clouds
路旁閃爍的花叢
四維時間- 利嘉路口
晨光的山路
香山海濱寫生-2

南畫廊 copyright©2008, Nan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