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xHyperLink
   
 
朝日 張萬傳 仕女 等待維納斯 木箱 大成殿 6906 感性 農耕 汽車
作品
台灣画 OnLine
展覽
台灣ArtPrice
會員服務
關於南畫廊
舊版網站
我要買賣畫,留言 會員登入
 
關於南
關於南
所有文章
新聞(1023)
南畫廊的故事(31)
日記(599)
剪報(182)
名人部落格(7)
藝術與投資
藝術與投資
藝評(141)
市場與行情(101)
台灣畫
台灣畫
歷史(149)
畫會(13)
e台灣畫(77)
個人美術館(5)
台灣畫100選(12)
for Kids(98)
美術導覽(125)
Group
Group
飛鳳山下的蕭如松
 來源 : 南畫廊新聞 NAN news

蕭如松說:「藝術是一個小框框,人生是一個大框框;小框框要放在大框框裡,不要放在外面。」

一九九二年,台灣知名水彩畫家蕭如松,因為追趕一部垃圾車心臟病發身亡,享年七十一歲。這位新竹芎林飛鳳山下的美術老師,以「無牌」教師身份執教四十多年,直到退休前二天才拿到高中合格老師證書,他望著遲來的證書問學生潘朝森說:
「這張紙有什麼用處?」學生說:
「收起來吧,反正您後天就要退休了,用不到的。」

蕭如松的水彩畫由一九八八年一號三千元,賣到去世後的一九九五年一號六萬元,一生作品大多數分散在收藏家手中,窮困的畫家,雖在晚年獲得作品被高價收購那種被肯定的喜悅,郤也同時陷入與心愛作品永別的痛苦之中。回顧畫家的捨與不捨,正是藝術創作由單純處境,進入商業市場時所面臨的衝擊與考驗。

單純的灰與白
早年,初三的潘朝森與同學看著蕭如松走入教室上課時,注意力總集中在他的皮帶上。老師的大屁股穿著寬鬆的褲子,全憑腰間的皮帶繫緊在身上,而那條皮帶似乎已用過好幾個世代,磨得又細又薄,彷彿一個深呼吸,就可以將它撐斷;學生們隨時擔心著老師的褲子會掉下來,露出屁股。

就這樣,大家特別注意蕭如松的穿著。平時,他穿一件漿得又平又硬的襯衫到學校,一進辦公室,馬上脫下,小心的將它整齊折放在桌上;走到那裡,都是一件平口汗衫,除了升降旗之外。這麼少穿白襯衫,還是擔心它會弄髒,後來他改穿灰色襯衫、白領子,領口是活動的,每次只拆下白領子洗一洗,再裝回衣服上去。

愛畫畫的學生潘朝森有許多問題要請教蕭老師,他每天很快吃完午餐,然後溜到窗口下去偷看老師吃飯,等到老師便當盒鏗鏘一聲蓋起來,他就喊「報告!」趕緊拿出畫給老師批評。每次都如此。

有一天蕭如松突然感到奇怪的問:「這麼巧,每次我才剛吃完,你就到。」

蕭如松教學生畫畫,從不收錢,連禮品也不收。有一天,一位女學生送他一盒蘋果,他將水果擺在櫃子上說:「等秋天她再來時,要還她。」那時距離秋天還有半年。

性格熾烈、嫉惡如仇的蕭如松,對待藝術則如愛人般要「為她犧牲。」對於作品上很小的簽名則說:「名氣愈小簽名愈大、名氣愈大簽名愈小。」他說一幅好畫,欣賞者都會想盡辦法去找名字。

蕭如松與世俗絕不妥協的個性,也常表現在生活上。學生到家中找老師,在門口喊:「蕭老師!」只能喊五聲,到第六聲,他就生氣;至於外人在門口喊到死,他隔著紗窗靜靜的畫畫,卻也從不去開門。他要求日本式宿舍一定要整齊乾淨,一天用棄的東西,當天就該丟掉。有一天,垃圾車早來一步,他提著垃圾袋追趕上去,邊跑邊叫,心裡十分著急;回家後,斜倒在玄關門邊,妻子以為他累,拍拍他,才發覺事態嚴重。緊急叫來的救護車,因為巷道太窄,搞了三十五分鐘才送醫急救,最後畫家因心肌梗塞,腦部缺氧去世。終究,蕭如松沒追上垃圾車,卻被死神給趕上了;身後留有妻子與一子,兒子未婚,現居日本。

亮的背景與暗的主題
在新竹,大家所認識的畫家除了李澤藩,就是蕭如松蕭如松在台北一中就讀時師承鹽月桃甫,促使他在繪畫上具有前衛的精神、勇於創新。 他的大作,都是為著參加官辦展才畫的,小畫則是平時的寫生與隨興作品。他將自己的畫分為創作的與非創作的;並說「我的畫就是現代畫。」指的應該是創作的那一類。有人問他,何以老是畫水彩,他說:
「我沒有錢買油畫顏料!」不僅如此,他一生大多用雄獅學生水彩顏料畫畫,紙與顏料都是由學校美術文具用品報銷;有一天一位老畫家買一盒專家用水彩顏料送他,他卻不會使用;聰明的收藏家都知道,蕭如松的畫儘量不要見天日。

每次與學生潘朝森見面時蕭如松就問:「最近有沒有畫因?」

學生回答說:「我只知道有花就畫花、有山就畫山…有什麼就畫什麼。」

「不,」蕭如松說:「畫畫有如搓湯圓,要有切,有圓仔切才行。」

他接著又問學生:「靜物畫總是用暗的背景來襯托亮的主題,反過來不行嗎?」藝術要不斷的挖掘、提出問題,為什麼不能畫亮的背景,前面一朵暗的花?後來他將一個蕃石榴擺在桌上,又將畫板放置在後方,果然完成一幅畫,主題是暗的背景是亮的。

蕭如松畫中的枯枝、枯草,可能來自日本畫冊的影響,他崇拜鹽月、更響往日本,常說有生之年,一定要去一趟日本。

去世前不久,他第一次乘飛機由台東到台北,學生問他:「坐飛機感覺如何?」如果不暈機,就帶他去日本。但是蕭如松回答:「哇,我第一次坐飛機,才知道撞飛機的感覺。」他仍舊念念不忘開自殺飛機的同學,並想像他死之瞬間的感覺。

諜對諜
蕭如松的繪畫作品在經由畫廊進入市場時,有著一段諜對諜的爭奪戰。有心人整整耐心等候九年,才等到經手這樣一位畫家作品的甜蜜滋味。

在A、B畫廊插手之前,C畫廊已委託以畫霸楊三郎之名捎信給蕭如松,表示前往拜訪之意。畫家不想受訪,就說他不會寫中文,不回信;旁人勸他用日文寫,他想一想,仍是不願意。很少與畫壇來往,蕭如松被這一件正式受訪及受訪前的正式信函搞得很不自然。

當A、B畫廊尚未分手之前,其主持人接在C畫廊之後,以「草民」的身份進一步表明了想為他開畫展之誠意,蕭如松潘朝森出來談細節。畫廊想將作品買斷才辦畫展,師生猜測,台北人會出多少錢來買畫?

「是八萬、十萬,還是二十萬?台北人會那麼有錢嗎?」

一九七九年的二十萬是一筆不小的數目。蕭如松的畫由畫廊定一號三千元為市價,再以低於寄賣二~三成的折數買斷,算一算,畫廊出二十八萬元買斷作品。

學生一聽跳了起來,他和老師溝通過,台北人能出二十萬元就不得了了,這下還多出八萬元,他急忙又趕回家鄉告訴老師這個好消息;同時也想到老師心愛的畫,即將要被畫廊老闆挑走了,他愛畫如命。學生想了一個辦法:「老師,您將喜愛的畫放在家裡,可以賣的,才拿去畫室。」畫室在學校,約好畫廊二位老闆在那裡選畫。

第二天老師說:「不開,畫展不開了!」學生驚訝萬分問他為什麼。原來老師聽了畫家好友呂基正的建議,決定改到明星咖啡屋去開畫展,當時畫印象派的畫家大都在這裡聚會聊天,呂基正可說是這裡的「館長」。

蕭如松生平第一次畫展果真就在明星咖啡屋舉行,畫展結束時,共賣出二件作品。此時畫家反過來安慰畫廊老闆說:「會啦,我會去你們那裡開畫展,但是要等我退休以後。」

「你還多久要退休呢?」

畫家接著說:「大概十一年吧!」

畫廊老闆不死心,苦苦等了九年後,又去找蕭如松,畫家眼見只來一人,就問:「他呢?」

「離開了!」原來合作的二人,只有A畫廊老闆獨自前來。一九八八年,雙方談好與九年前一樣的條件,畫價仍是一號三千元,並選好三、四十件作品。此時學生潘朝森當跑腿,協助了辦畫展、印畫冊,上廣告等等諸多事情,連畫廊應做的事他都一手包辦了,因為老闆在國外。

「啊,我居然有畫冊了!」蕭如松雙手捧著封面印白底黑字的畫冊,十分感慨又感動。為了怕九年前的事情重演,這次參展的作品,早就一大綑放在畫廊裡,以防生變。學生以為老師的畫展萬無一失了,誰知這時畫廊因雨淹大水,差點使老師畢生創作付諸東流。

這次畫廊個展共賣出一百二十萬元,約四百號作品,其中一幅「女人坐像」畫家的妻子為非賣品。畫展結束時,為著廣告與畫框的問題,畫廊與學生潘朝森鬧翻了,展剩的作品全退回畫家,再加上二百張中選剩的,又是一綑,擺在蕭如松家的牆角。先前學生問畫廊是否多買下一些,畫廊斬釘截鐵說:「不!」

可是不久,A畫廊又來了,因為美術館想收藏蕭如松的作品,「在那兒,你退回來的我還沒拆。」畫家指著牆角說。畫商趕緊去打開,再選一次。

一九八九年,B畫廊終於出現了;同樣由潘朝森帶路去見老師。很快談妥的畫展,畫價漲為每號四千元。眼見B畫廊要開蕭如松畫展,A畫廊很緊張,又去找畫家的學生商量帶路,「蕭老師的事不要找我,其他都可以。」經過前次經驗,潘朝森覺得眼前這個畫商沒什麼好談,何況老師已與B畫廊談好展覽之事,不要再節外生枝。可是幾天後,B畫廊夫妻又來找潘朝森,兩人眉頭打結,幾乎要哭出來的樣子,見面就說:「怎麼聽說他也要展?」

「不可能,我對天發誓,他哪來的畫?」

「有,連管理員都看到了。」學生嚇一跳,想不到大廈管理員都加入諜對諜之戰,他隨即去找蕭老師問究竟。學生問老師,A畫廊怎麼又有老師的畫?同時給兩家畫廊,又在同一棟裡開畫展比較不妥當。

老師說,他並未同時給,他先送去一家,出了大廈的門,在街上繞一圈,才又送另外一家,「怎麼會是同時呢?」

學生只好說,這樣做對比較有誠意的B畫廊不好交待。

老師臉色變得很難看,突然對學生吼叫著:
「你,要想清楚,我蕭如松當藝術家,並不是為著這兩家畫廊。」接著又說:

「他們二人都把我當神一樣,我要賣畫給誰,都一樣!」

蕭如松窮困一生,在晚年嚐到賣畫的喜悅時,連他自己也搞不懂為什麼。一張薄薄的紙賣好幾萬元,在他可能絕無法想像,要拒絕這樣的奇遇,又是談何容易?他向來是連買一張正式的畫紙、一條專家用的顏料的錢都騰不出來。不管是A畫廊來也好,B畫廊來也好,反正以後也沒畫可賣了。

「這二、三年,我變成印鈔機了!」話才說完,學生看見有批畫在桌上,是接著要送去畫廊的,問老師何以不快送去,蕭如松說:「這是最後一面,我要再和她溫存一晚。」

誰是最後勝利者
B畫廊在一九八九年的畫展上,以四千元畫價把蕭如松的畫全賣光了,一張都沒剩下。比較不善於賣畫的A畫廊倒是剩了好幾張。不久,B畫廊特地準備一些小尺寸的畫紙,給畫家畫小畫。蕭如松畫好之後,又一分為二,分給兩家畫廊,各二十張。

此時,蕭如松的畫價一路飛漲,直到籌備一九九二年個展時,B畫廊問畫家如何定價,大家想很久,沒人回答,「這樣好了,一號一萬二千元。」畫家妻子一句話,大家都沒意見。

人算不如天算,正當畫展舉行時,蕭如松突然去世,畫廊深感頭痛,畫賣不賣?價錢調不調?有些人因買不到畫而不高興。由一萬二到二萬五、到三萬五、到四萬,到六萬,畫家蕭如松死了,畫沒有了,飛漲的畫價已經與他、他的家人,他的學生無關。

誰是最後的勝利者呢?是A畫廊、B畫廊、還是畫家、還是收藏家?有人說A畫廊不會賣畫反而撿到便宜。畫家張義雄曾經對自己的畫說:「歸終到尾,收藏家最贏。」

本文由潘朝森1995年5月12日口述。

黃于玲     發佈   
 奮鬥班 許武勇【竹筏】【海邊月亮】(2000年12月7日)
 廟宇班 張炳堂【武廟】(2000年12月7日)
 賣了一幅李仲生的畫以後-3(2000年11月20日)
 小孩看許武勇(2000年11月14日)
 炸玫瑰(2000年11月14日)
 飛鳳山下的蕭如松(2000年11月10日)
 呂基正年表(2000年11月7日)
 呂基正與台灣山岳(2000年11月7日)
 擊鼓和台灣文化(2000年11月6日)
 兩位前輩畫家的跨世紀計劃(2000年11月6日)
 我姪金潤作(2000年11月2日)
 
  
九份遠眺
鳳山東便門
安平古堡
彰化八卦山
關山月
有蓮蕉花的菜園
窗台上的百合
櫻紅玫瑰
青色山脈
交談
無題
漁人碼頭
義路禮門
海景
海鮮
火炎山相思花
異鄉人_嶽
敘情之森 Lyric forest
留著日光的門
山脈寫生 055

南畫廊 copyright©2008, Nan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