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xHyperLink
   
 
稻田 李奕家 美濃浣衣女 地平線上 古堡 霧社春曉 美國 6210 7504 火炎
作品
台灣画 OnLine
展覽
台灣ArtPrice
會員服務
關於南畫廊
舊版網站
我要買賣畫,留言 會員登入
 
關於南
關於南
所有文章
新聞(1031)
南畫廊的故事(31)
日記(606)
剪報(182)
名人部落格(7)
藝術與投資
藝術與投資
藝評(145)
市場與行情(101)
台灣畫
台灣畫
歷史(149)
畫會(14)
e台灣畫(77)
個人美術館(5)
台灣畫100選(12)
for Kids(98)
美術導覽(127)
Group
Group
228畫裡的故事-—「等日頭」序文
 來源 : 南畫廊新聞 NAN news

黃于玲

台語「日頭」,是太陽,是一種再生的希望。

某些年代的一些台灣畫家,在描繪陽光的時候,是用一種十分奢侈的心情,因為他們可以畫畫,可以向畫布傾訴心內的希望。

五○年代的那些未亡人,在等待日頭出來的時候,則是用一種十分卑微的心情,因為某些角落,陽光永遠不會到達,稀微永遠不會離去。

1934年,顏水龍 以「台灣的陽光」之意,為台灣最大的繪畫團體取名「台陽」。十三年後,1947年發生228事件,因為死了一名知名畫家陳澄波,許多台灣畫家從此棄筆不畫,似乎繪畫將會帶來不幸;從此也不再有人歌頌太陽。

站在黑處,心卻未死。

未亡人在等待親人回來、畫家在等待和平到來,深切的期盼總是望向天,悄悄沒有話語,像是在等日頭出來。有將近五十年時光,台灣西畫家是無聲的,沉默使他們的繪畫顯出黯淡和無助,卻又扣人心弦。等待,遂成為最通俗的主題;惜別,遂成為最深切的悲哀---有許多人迷戀這樣的悲哀而不自知。

台灣美術(俗稱台灣畫)這一世紀的發展,大都建築在悲情之上,畫家們對於未來的夢想,不是渴望前往法國巴黎,就是渴望生活中少一些不幸,多一些和平;絕不像九○年代末期這樣的奔放與失去在飢渴下所壓縮出來的原創力。

旅法前輩畫家張義雄說,他願意化作一片落葉污泥,肥沃新生的枝芽。一百年來的本土畫家,一直在等待和平以及自我的認定,從日據時代到民國時代,畫家愛戀土地的熱情一代傳一代---這也是他們創作的養分與所有,即便是經歷228和白色恐怖,仍不改初志。在進入二十一世紀時刻,台灣畫似乎早就形成了自我的風格---一種在動亂中對陽光與和平的等待。

載自等日頭/228畫裡的故事

黃于玲     發佈   
 你們都出來,我要決鬥(2001年1月17日)
 吉他與六絃(2001年1月17日)
 國王和小白兔-告別農村 序文(2001年2月27日)
 給孩子的第一幅畫 故事篇-庭院裡的香蕉樹(2001年2月27日)
 台灣畫100選-有香蕉樹的院子(2001年2月27日)
 228畫裡的故事-—「等日頭」序文(2001年2月27日)
 燃燒的彩色盤—張炳堂的繪畫世界(2001年2月25日)
 「燃燒的彩色盤」深度寫出張炳堂(2001年2月25日)
 陳逢椿第二次油畫展「春之頌」在師大藝術中心(2001年2月25日)
 我愛上你,你就慘了(2001年2月25日)
 李太元油畫小品展3月在行天宮圖書館展出(2001年2月24日)
 
  
活水
東港
童玩系列
鄉間木屋
雪山映照
加州水暖
野柳女王頭之二
天光雲影茄苳樹
不明顯的風景
無雲
一念
圖景的表述
Confectionery No.1
Circular-No.4
Stay in
Urban-Myth No.20
奇譚 十六 Folk Tale no.16
十八尖山寫生系列-1
新豐寫生-2
mMetronome

南畫廊 copyright©2008, Nan Galle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