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PxHyperLink
   
 
7522 菜市場 漣漪 6681 金色年代 6666 早春 小丑 5231 1035
作品
台灣画 OnLine
展覽
台灣ArtPrice
會員服務
關於南畫廊
舊版網站
我要買賣畫,留言 會員登入
 
關於南
關於南
所有文章
新聞(1031)
南畫廊的故事(31)
日記(605)
剪報(182)
名人部落格(7)
藝術與投資
藝術與投資
藝評(144)
市場與行情(101)
台灣畫
台灣畫
歷史(149)
畫會(13)
e台灣畫(77)
個人美術館(5)
台灣畫100選(12)
for Kids(98)
美術導覽(127)
Group
Group
山裡的眼睛 -劉得浪的畫
 來源 : 南畫廊新聞 NAN news

走入山、畫出山
向極限挑戰

1990年至1995年,台灣大山的臉孔與內心,在畫家劉得浪一鼓作氣 下,呈現驚人的氣勢與生命力,用什麼力量完成這些作品呢? 劉得浪說: 「用深山裡的呼吸。」

第一次登大山是五年前,劉得浪被身上三十公斤背包壓垮了,因 為體力透支無法站立,但是玉山上奇妙的空氣、景致與來自山谷裡的 聲音,則讓他整個人飛起來,可說是實現了童年的夢想。

小時候在新竹芎林看著山長大,劉得浪想征服山,也想在山中找 到神話裡的故事來源,上山的衝動,持續在每一個成長的歲月裡。但 是無論如何,總也沒想到有一天會征服大山,畫出台灣大山,更沒想到, 再一次透支心智體力所挑戰的極限,竟不是雪山、玉山,而是一張張 一百號的「畫布」。在山裡看山,與在平地上遙望,竟是那麼不同。

畫家總是畫著生活中的感動。劉得浪未登山以前,嘗試著各種題 材的描繪,那些畫很容易可以看出畫家的功力--他的素描基礎多麼 紮實呀!直到九0年初,劉得浪第一次攀登玉山回家以後,在一個月 內,連續畫出五幅二十號山景。他有太深太強的感受,手的動作來不 及宣洩內心的激動,以至於那些作品看來十分粗獷有力, 而不似往常的細膩寫實。

他的繪畫總是集中在山的主題
而且越畫越大。

風吹過山谷的聲音,彷彿一捲重複播放的錄音帶,一直停留在畫 家的心裡。雙腳在寧靜山中踩過松針的聲晌,以及因為 高山上空氣稀薄所引起的喘氣聲,交差著迴盪在無人的天地間。

大霸尖山高3490公尺,有「世界奇峰」之稱。玉山高3952公尺,是台灣最高的山。由平 地邁向三千多公尺的高山,即使在同行少數幾人的山友間,為了節省 力氣,也是不多說話。每一段登大山的過程,都是深沈的思考時段,劉 得浪邊走邊想,腳下越過一個極限,再又向另一個極限挑戰,而真正 的無限具他發現,是存在人心中的思想。

所以劉得浪說: 「畫這些山,真正是在表達人的精神與思想。」 作品「小霸尖山南眺」、「中央尖山南眺南湖主山」、「中央尖 山山腰岩塊」……每一張都畫出從眼角下一公尺到無限遠的大自然空 間,可能迂迴曲折,或陡峻、或平和,但總是內容無限,畫面上特別隱藏著某種比喻。

山裡的眼睛
看見猙獰和詭譎

劉得浪一氣呵成畫完第一批山景的五幅聯作之後,終於慢慢靜下 心思考。這時山中的雲散去了,風靜止了,一切都沈澱下來了,劉得 浪內心逐漸有所準備,他想用主觀看法來畫山,而不是歌頌山的外形 。他慢慢回憶起大山猙獰的一面、暢快多變的一面、深遠俊秀的一 面……這些印象一一存在於無數次登山途中的某一個角落、某一個瞬 間、或某一個暫歇的沈思中。也許只是路旁一塊平凡的石頭、或枯枝, 放在平地裡,無人會加以注意;但在大山裡那冷冷的、新鮮的、甚至 怪誕的空氣裡,就有一種「什麼事將要發生……」的感覺。

為了將山裡眼睛所見延續到畫布,在創作的手法上,劉得浪開始 使用寫生簿與相機。寫生簿著重於取角與構成,相機則在加深印象以 及細節的重現;最重要的是身歷其境那種感覺的暫留與醞釀。 劉得浪說: 「一張沒去過的風景相片,對我是毫無意義的。」 為了強化畫面所要表現內容的張力,劉得浪開始花許多時間來思 考加諸於畫布角落的物件與其位置,例如彩虹、烏鴉、古樹、獸骨、 十字形路標,以及孤飛的鳥。這些主題以外的「點景」,往往隱喻著 畫家所要傳遞的訊息,也是大氣勢山景中喃喃不斷的細語。 有時候,安插在畫面的物件被畫家給放大了。

一張拍自三千公尺高山的大石頭相片,被劉得浪放置一、二年之 後,終於將它畫在二大山腰所交錯成的山谷上空。懸空的巨石,充滿 不安定感,劉得浪刻意加強巨石下方的深色陰影,好讓它與明亮深遠 的山谷相映,在意識上,形成「實」與「虛」的強烈對比;他用很寫 實的畫,表現很抽象的概念。這幅畫並非來自百分之百的實景,劉得 浪在現場拍下幾十張石頭四周不同角度的相片,山腰是現場的、石頭 是場的,但是角度與組合郤不是現實的--是山裡眼睛所看的風景。

劉得浪的心中,石頭具有生命

他愛看科幻小說,也多少受倪 匡小說的影響,當他在進行這幅巨石山景畫時,心裡充滿著「石頭有 靈性」的意念,他覺得石頭不但是有生命的,而且力量無限大。 爬山的時候,由早上到下午,劉得浪看著山谷間的雲緩緩往上飄 移,有時變得很厚,就下起雨來。雨來的速度,與雲霧來的速度一樣快 ,這樣的變化,常使山中的上午與下午,彷彿跨過不同兩個季節;時 間的概念,也就在不知不覺中超越現實的束縛。事實上,大山上四季的變化,在植物方面,才是最具體明顯的。

在畫布上,四季的變化主要表現在色彩。濕氣的藍色調、初雪 時的咖啡色調;當然春來時的淺綠色調,永遠令人著迷。 心象的變化就複雜多了。天空的力量與體積很大,在視平線以上 都算是,山裡的眼睛,望著其大無比的天空,其深無比的縱谷、山澗 ,連彩虹都在自己的腳下,山裡的劉得浪彷彿掌握著宇宙,間而又被 它所吞噬。他和山一起呼吸,總覺得「山形隨心轉、山色隨心變」。 在三千公尺高山上,所有的飛鳥只剩下烏鴉。這種鳥只存在於人類足 跡所到之處,吃食著人們遺留的垃圾,時而一群、時而二、三隻飛過, 刺耳聒噪的叫聲,在寧靜堅硬的巨石間,好像一把劃過石塊的殘破的利劍 ,同時夾帶著黑色不安的聯想。

台灣大山的
「山景新畫」

劉得浪不認為自己是「山嶽畫家」,他想畫的與所表現的,似乎也 超越了台灣大山的外在形象。他爬了五年大山,看見每一座山、每一層山 巒的空間感和空氣都是不一樣,有些環境惡劣、有些則悠靜秀美,例如 梨山、武陵農場等作品,彷彿一幅國外風景畫--和暖的陽光撒落在中景主題上,遠方高山積雪尚未融化;時間的腳步在陽光與陰影的追逐中飛奔而去。

劉得浪以全新的意念詮釋台灣山景畫,自然引領我們走進山的內心 深處,去思考、去咀嚼人生的真實與虛幻。這樣的畫作,很強烈令人 感受著台灣畫由老、中輩到青輩畫家的表現是多麼不同,年輕畫家踏上 前一代畫家篳路藍縷開闢的台灣美術之路,再往更深一層紮根。

劉得浪筆下的台灣大山系列畫作,彷彿已經跑在繪畫的高速公路上面, 挾帶著上幾代畫家的精神、情感與能量,往下個世紀飛奔。

進入藝術書店 台灣畫專輯

摘自台灣畫第18輯《向山挑戰》

黃于玲     發佈   
 畢卡索的女人(2001年6月23日)
 觀音山,和海(2001年6月21日)
 第19屆台灣膠彩畫展在台北哥德畫廊舉行(2001年6月15日)
  許合和油畫展6月23日開始于南投展出 (2001年6月15日)
 被換成老頭子的舌頭 (2001年6月14日)
 山裡的眼睛 -劉得浪的畫(2001年6月14日)
 許武勇美術館放棄淡水現址 (2001年6月14日)
 由立體派到夢幻少女談許武勇的畫(2001年6月14日)
 台灣美術年表(2001年6月14日)
 張義雄談第九水門 (2001年6月14日)
 與福華飯店廖德修先生談:台灣成長中的生活(2001年6月13日)
 
  
靡靡
尋找邦尼
一種思考的循環
青銅時代
收成
抽象
漫遊
威尼斯風光
火金姑
河口浪潮
元日
紗帽山夜景
廈門虎頭山
火炎山相思花
Day One
Our Area
捷報富貴
雨聲
無聲之七
蘭嶼

南畫廊 copyright©2008, Nan Gallery